扒衣党,慈禧西逃前,为何要处死珍妃?

在光绪的一后两妃中扒衣党,珍妃是最出众的,在她刚嫁入深宫的时候,一切看上去挺美。

扒衣党,慈禧西逃前,为何要处死珍妃?-我爱分享网

隆裕皇后是慈禧外甥女,指定的,相貌不行,性情也很木讷,自进入紫禁城那天起,光绪就不待见她,只是迫于慈禧的威严不好发作罢了;珍妃的姐姐瑾妃也是个平常女子,跟光绪也只是相处漠漠,谈不上坏,也谈不上好;只有生性乖巧、善解人意、相貌颇佳的珍妃是如意的,每天侍奉光绪左右,共食共寝,同欢共乐,光绪很喜欢她,史书上说“德宗尤宠爱之,与皇后不甚亲睦”。

扒衣党,慈禧西逃前,为何要处死珍妃?-我爱分享网

不光是光绪,慈禧在起初的一段时间里也很喜欢珍妃,据记载:珍妃初入宫时,颇得慈禧欢心,教以双手写字。后慈禧赐群臣福、寿、龙、虎等字,均妃代笔。

扒衣党,慈禧西逃前,为何要处死珍妃?-我爱分享网

然而这一切对珍妃而言,不过是昙花一现。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珍妃的悲惨命运即有她自己的问题在。

第一缺少规矩。珍妃喜欢照相,常艳装露容,任由内监拍照。这事多了,慈禧就皱眉了,常以“宫嫔不应所为”加以斥责。对她戏着男装,慈禧更认为是放浪不羁,大逆不道。

第二不知深浅。珍妃有爱慕虚荣,奢侈用度的毛病。为了花销无忧,她仗着光绪的宠幸,居然联合宫中太监卖官卖爵。因为在光绪身边很会吹枕头风,她卖出去的官不少,而且有的官职还挺大,最终弄得光绪都看不下去了。光绪因宠能包涵,但到了慈禧那里就没那么简单了,敲打警示光绪,慈禧一开始借的就是这个事。

为此,珍妃遭过慈禧当众扒衣毒打,其不幸的命运从这时其实就已经注定了。

第三不知收敛。珍妃是个聪明,争强好胜,但丝毫没有城府的女人。跟慈禧相处的时候,她就常常在慈禧面前逞能,侍奉慈禧披览奏章的时候,她从旁窥测,为了显示自己能耐,她经常提前说出慈禧的批答内容。不仅如此,下来还要跟旁人炫耀。

殊不知,这是大忌!

慈禧怎能容忍第二个像自己一样的女人出现。

另一点就是高调支持光绪变法,在她看来,这么干好像就能跟慈禧叫板了是的。

殊不知,这是找死!

有这几点,尤其是光绪变法触及了慈禧的底线,珍妃接下来的命运便可想而知了。

戊戌变法一失败,慈禧将光绪幽禁在瀛台的同时,毫不留情地就把珍妃打入了冷宫。

这其实就是待死了。

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慈禧挟带光绪西逃,珍妃没份同行,被强制留下来那就意味着必须死了。

就这样,逃离京城前,慈禧命令李莲英指挥崔玉贵、王德怀将珍妃朝井里推,光绪见此情景,心如刀绞,跪地求情,但换来的只能是慈禧的厉声斥责。

据说,自知必死无疑的珍妃喝令太监不准靠近,径自走到一口八角琉璃井边,纵身跳了下去。之后,崔玉贵马上向井内投了两块大石头,珍妃就这样死了,年仅二十五岁。

又据说,珍妃死前对慈禧说了些大不敬的话,这些话甚至可以理解为诅咒。

慈禧西逃期间,据说常做噩梦,梦见珍妃浑身水湿,遍体血迹,目眦欲裂地前来索命。为摆脱惊吓之恐,慈禧便假惺惺地施以恩惠,希望以此平息珍妃冤屈亡灵。

1901年,慈禧从西安返回京城,一方面为了掩人耳目,一方面为了摆脱恐惧,于是便对外宣布,珍妃是为了免遭洋人侮辱从而投井自尽的,给予恢复贵妃名誉。

此时距离珍妃惨死井中已经一年多了。打捞珍妃遗体的时候,因为井口太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捞出来。有诡异的说法说珍妃的尸体完好无损,这是不可能的,早已惨不忍睹了。

最终,其弟将之草草埋在了西直门外田村。

1915年3月,珍妃棺椁从北京移到了清西陵。11月,贵妃葬仪,最终落葬光绪陵寝崇陵旁的崇妃园寝。

冤死之魂就此才得以安息。

但20世纪30时代,清西陵曾发生过珍妃墓被盗事件,但有的说被盗的其实是她姐姐瑾妃的墓——

学校里女生校园暴力你见过吗?

我见过真实的女生校园暴力:我初中的时候(重点初中啊),无意中亲眼看见几个上届的女学生逼着一个和我一届的女孩子,用那种削铅笔的小刀划——自——己——的——脸,你们能想象么?各位男神?

扒衣党,慈禧西逃前,为何要处死珍妃?-我爱分享网

扒衣党,慈禧西逃前,为何要处死珍妃?-我爱分享网

扒衣党,慈禧西逃前,为何要处死珍妃?-我爱分享网

​我的一个住校的同学说,那帮人还逼着一个女孩子在褥子浇过水的床上睡觉,那个被欺负的女孩还真睡了,我听完就觉得住校生简直是地狱一样的生活。

​男孩子打架一般是那种,你瞅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然后就打起来了,打完没过多久,两个人钩脖子搂腰好的跟一个人似的了,女孩子不是啊,那种仇恨简直是遥遥无期的,而且是不弄死不罢休的仇恨啊,特别是在暗处跟你使坏的啊。我的一个同班同学跟一个学体育的女孩子不知有了什么过节,结果在做课间操的时候,总被人撞倒(学体育的学生可以不做课间操),整整被人欺负了三年,后来我们班的同学实在看不下去了,做课间操的时候就围成人墙保护她,我还因此被撞了好几回,都是女孩子啊。

​还有就是冷暴力,这点绝对算得上女学生的独门武器吧,我深有体会啊,有一段时间,我不知不觉的就被传和班上的物理课代表有“不正常关系”,一开始没当回事(我是化学课代表),后来我身边的朋友都开始冷落我,上下学也没人和我一起走了,我那时候挺马大哈的,后来我最好的朋友一本正经的问我:是不是跟***(那个物理课代表)那什么了?我听得脑子都快炸了,才知道班里关于我俩的传说、野史都好几个版本了,还有好几个变态版的,我当时就崩溃了,跟家人大哭了一场,嚷嚷着要转学,不光因为这些事都是空穴来风,而是到我都不知道这事是谁编出来的.....过了好久好久,才在一个高中班主任的女儿的同学嘴里得知,是我班的学习委员wangyida(so bitch),她想得市级三好生,才特意想搞臭我,亏我那时候把她当榜样和知心姐姐啊,最内疚的就是那个物理课代表,因为那件事,他请了好久的病假,后来中考没考上市重点....

​到了大学,这样的事就更肆无忌惮了,一个男生帮你打饭就会被描述成你求包养,男生帮着拎一下东西回来就能传成去开房了,这些事的始作俑者往往都是大学里那些貌似和你不错的女同学,后来老娘干脆远离班里那些雌性动物,跟雄性动物打成一片了,你们不是说我么,我特么全搞上了你去说了啊~~~

以为到了国外好一些了,motherfucker地奶奶个腿,国外姑娘简直是国内男加女的合体,开学不久就看到黑白女人互殴,各种女人间不同国家族裔偏见野史五花八门的冷暴力热暴力甚至生命威胁简直......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

写这么多吧,总而言之,别小看表面温柔可人的姑娘啊,拜她们所赐啊,我进化成了我签名上那种人。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