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超英年轻时,何鸿燊大房为什么不招待见?

这个问题很简单呐何超英年轻时!

何超英年轻时,何鸿燊大房为什么不招待见?-我爱分享网

何超英年轻时,何鸿燊大房为什么不招待见?-我爱分享网

何超英年轻时,何鸿燊大房为什么不招待见?-我爱分享网

何超英年轻时,何鸿燊大房为什么不招待见?-我爱分享网

何超英年轻时,何鸿燊大房为什么不招待见?-我爱分享网

首先大太太已经去世,昭示一个朝代的结束。大房最牛掰的人都没有了,试问谁还关注,谁还关心。

大房最惨莫过于少爷车祸早早去世。作为赌王的第一个儿子,如果没有意外,他必定接班爸爸事业。可惜,在葡萄牙出车祸,英年早逝。去世的消息传到何鸿燊耳朵里,他自己关在屋里伤心好久,最后告诉下人:少爷的座驾、少爷喜欢的东西,以后一律不准带到公司。

如果你关注何鸿燊家族,必定熟知现在大房的情况。现在的大房,只剩下两个人,前几天还对薄公堂过,大家都嗅出争夺财产的讯号。妈妈不在了,何家第一个少爷也不在了,已经没有主心骨,要不是爸爸宠爱,估计何家都呆不下去。

随着何鸿燊娶了二太太、三太太、四太太,没有主心骨的大房,早已经边缘化。要是何鸿燊被别的太太蒙住眼睛,要是何鸿燊不闻不问大房子女,估计她们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姓何,是赌王的孩子了。没办法这好比宫廷斗争,大咖不在了,就不会像往日一样,门庭热闹。

一辈子不结婚,老了会后悔吗?

堂舅一辈子没结婚,前几年去世了,为他操办丧事的是他的侄儿。对于没结婚,他有没有后悔,作为后辈不得而知,但他的孤寂却是有眼可见的。

何超英年轻时,何鸿燊大房为什么不招待见?-我爱分享网

堂舅在亲戚们心中是有能耐的人。年轻时当过兵,虽然退役时脚落下了残疾,但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凭借着自己的双手(不是赚钱请人,而是自己动手),建起了两间房子。照理娶个媳妇不难,可不知是他自己眼高,还是别人嫌弃,反正终身未娶。

记得小时候每次去他家都会拿好多好吃的给我们吃,而且每次都会留我们住几天。那时候,有吃的就好高兴,记得堂舅一直都笑眯眯的。

长大了,再去他家,就经常见他独自一个坐在门口的树阴下听着收音机,也不知道在想啥。但,看到我们时,依然一脸笑容,只是黑发已大部分转白!

堂舅不能自理前,除了过年过节,会和侄子一家一起过,其他日子一直是自己一个人生活,生活极其简朴。看到他孤单的身影,有时觉得特别心酸。多好的一个人,怎落个形单只影呢?

在生命的最后一年,生活起居都由侄儿照顾。也幸好有个侄儿就住隔壁,而且对他还好。不然孤寡的老人,如何离去都不得而知呀。

那年堂舅八十一,他侄儿(我表哥)也六十多!

17岁都做过什么疯狂的事?

大打出手

何超英年轻时,何鸿燊大房为什么不招待见?-我爱分享网

在我的记忆中,跟人大打出手的事情只有一次,却不堪回首,刻骨铭心,那一年我刚刚17岁。

何超英年轻时,何鸿燊大房为什么不招待见?-我爱分享网

我们居住的那个村长叫李家村。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水渠和歪歪扭扭的小道纵横交错的关中平原地表,村落横七竖八的隔田相望。这些村子大都是以某一个姓氏为村名,像朱家庄、胡王村、薛家庙啦。我们村子的村民大都姓李,只有我们一家姓王,属于外来户。村长长得又黑又矮,大家都叫他黑子,当然黑子村长也是李姓家族的人。

何超英年轻时,何鸿燊大房为什么不招待见?-我爱分享网

何超英年轻时,何鸿燊大房为什么不招待见?-我爱分享网

那年暑假里,村里修盖变压器房,保障三夏大忙期间用电。出一个工一天十块钱。黑子将李氏家族的劳力都派上了,却没有我们王家人的份。父亲在病床上唉声叹气:黑子这是欺负咱王家人呢,谁让我要了四个窝囊废儿子。大哥二哥不在当面,父亲的话像一记耳光抽在我17岁的脸上。我感觉浑身血往上涨,双手发抖,从墙根下拎起铁锨去找村长讨要说法。

何超英年轻时,何鸿燊大房为什么不招待见?-我爱分享网

在村口的工地上,黑子和七八个本家族的男人们正在干活。

何超英年轻时,何鸿燊大房为什么不招待见?-我爱分享网

“村长,我要来干活。”我开门见山说。

黑子似乎早有预料,他仗着李氏家族人多,根本就没把气势汹汹的我当回事,“派活是我的事,干活是你的事,你想来干活就干活,那还要我这个村长干什么?”

“不让干活就干仗。”我已失去理智,搂起袖子,孤注一掷。

“你过来试试,要放在我年轻时,早把你小子撂倒了。”

李氏家族的几个男人不屑一顾地将我团团围住。其中一个手里握着一把砌墙用的泥瓦刀,黑子在圈外嚷嚷,“今天要让你娃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

我先发制人,手起锨落,一个人的脸上划开了口子,面目全非了,另一个的裆部被拍中了,捂着那个地方满地打滚。拿泥瓦刀的用刀捅在了我的肚子上,那刀虽没有刀刃,捅在身上却钻心的痛。我刚勾下腰,几根棍子就落在我的身上,其中一根正打中我的脑袋,我眼前一黑,差点晕倒。一个胖子从后面抱住我的腰,嘴里喊着马王爷长几只眼的黑子从人群里冲进来,疯狂地扇了我一个耳光,“我让你认得马王爷长几只眼。”

我提起锨把,用尽全身的力气往下一戳,半圆形的锨头铲在了胖子的脚上,胖子的脚趾被铲伤了。

“我的妈呀!”胖子倒在地上鬼哭狼嚎。他穿了一双破胶鞋,脚掌与胶鞋的前半部分连同四个脚趾几乎被一分为二。血水溅在尘土飞扬的地上,像海洋中的岛屿地图星星点点。

“快,快送医院。”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抬着胖子走了。

“小子,你真铲呀。”黑子吓得目瞪口呆。

“少废话,刚才是练手。”我抡圆锨把,杀红了眼。

“他疯了。”

“快跑。”

“哎呦,别打我的腰。”

“王家尽出疯子,”黑子边跑便骂,“你爸是个疯子,你妈是个疯子,生出你也是个疯子。”我提着铁锨在后面穷追不舍。

“黑子叔,来个回马枪。”有人阴阳怪气提醒。在我们后面,一群孩子跟着看热闹。

“来你爸个头。”黑子带着哭腔骂道,慌乱之中掉进了村后一米多深的蓄粪坑里。等他在粪坑里直起身子的时候,衣服和脸上沾满了粪便。

“老三,老三,快住手。”我母亲气喘吁吁地从村里跑出来,后面跟着大哥和二哥。

“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在老虎头上动土。”母亲从我手里夺下铁锨,转过身对粪坑里的黑子陪起了笑脸。“村长,他年轻,不懂事。”

“都是你教育的好儿子,等我上来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上来吧,我等着你,看谁还没吃饱。”我又准备扑向黑子。

“老大,快把老三拉走。”母亲命令俩个哥哥,“老二,快将村长拉上来。”

二哥却站着一动不动:“我才不拉他呢,我要去乡里告他,我们姓王的也是李家村村民,为什么派活没我们的份。”

“我算是服气你们王家人了。”黑子哭丧着脸,“快把我拉上来,臭死啦,明天你们哥几个来工地干活。”

二哥捂着鼻子,把铁锨把伸向黑子。孩子们一哄而散。

黑子爬出粪坑,踉踉跄跄地向村里走去。他的背上趴着一只屎壳郎,怎么甩也甩不掉。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